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首页 > 文化
广告服务
歌剧《骆驼祥子》演员们,您真用心体会了吗?
2017-09-01 09:03:11    来源:北京青年报    查看评论   订阅中工手机报   下载中工云信

  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骆驼祥子》2014年首演后,于2015年受邀前往歌剧故乡意大利,获得了海内外观众的喜爱和业内专家的认可。9月7日至10日,时隔两年《骆驼祥子》将再度回归国家大剧院歌剧院的舞台。昨天,作曲家郭文景、剧作家徐瑛和导演易立明,以及这一轮《骆驼祥子》主要演员齐聚排练厅,在易立明导演的安排下,剧组为媒体展现了《骆驼祥子》第一幕中“瞧这车”和“寿宴”、“婚礼”的片段,主创们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介绍了他们的创作感受和几轮演出带来的感动。

  作曲家郭文景告诉北青报记者:“中国的歌剧作品和器乐作品往往存在一个问题,很难看见它像西方古典音乐那样演奏得那样完美,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次《骆驼祥子》我已经对演员很满意了,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希望他们像演出意大利歌剧和德国经典歌剧一样地去下工夫,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提升。现在的演唱比前几轮已经好很多。”

  在郭文景看来,演员还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这部戏对他们的“挑战”。“一说到演瓦格纳的歌剧大家就会知道这出戏对演员提出什么样的挑战,演员需要什么样的能力、体力、体重身高,但是中国歌剧就没这个概念,像虎妞和祥子的戏所需要的能量,需要的力量,需要的体力,完全不亚于瓦格纳的歌剧,整个的女高音所需要的力量远远超过瓦格纳的戏,这是人们过去没有注意到的。如果大家有这个认识,准备和训练等各个方面都会赶上,现在没有这个认识,没有这个概念,每次到了虎妞拉住祥子那段,演虎妞的歌唱家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我以为是我作曲有问题,但我也给了演员气口,这对中国女高音还是一个挑战。我强烈呼吁中国搞西洋唱法的歌唱家,希望你们反省一下,是不是真正在内心里把中国作品放到了与西洋经典作品同样的位置上。”郭文景说。

  剧作家徐瑛谈到当年创作的过程时说:“老舍先生是语言大师,把他小说里的语言风格放在歌剧中对作曲家是一个挑战。当时我和郭文景老师一起磨合,有时候为了一个情节或者一段唱词我们一起聊很长时间。每一稿完成后我们几个人都会找一个地方,他们两个人开我的‘批判会’。”易立明告诉北青报记者:“我们在排《骆驼祥子》的时候,是按照戏曲的方式排练的,每一段唱段都要有动作,不像西洋歌剧就站在那里唱,这就给歌唱家一个挑战。”

  歌剧《骆驼祥子》上演至今,在每一轮复排中都不断精心打磨。2015年的“升级版”及“巡演版”也为观众们带来了惊喜,而即将再度启程的《骆驼祥子》同样有着更精细的调整和雕琢。导演易立明介绍道:“这是一部动作性很强的歌剧,每一处唱段都有戏剧冲突。在这一轮演出中,演员对于细节的理解和技术的掌握都比前几轮要好很多。”据悉,该剧将持续上演至9月10日,为观众带来4场兼具“歌剧范儿”和“京味儿”的歌剧盛宴。

  摄影/王小京

  相关新闻

  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下月开幕

  罗丹雕塑 舞者再现

  一年一度的“2017国家大剧院舞蹈节”将于下月再度拉开帷幕。为本届舞蹈节开幕的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将分别于9月13日和14日以及9月15日和16日带来《安娜·卡列尼娜》与《罗丹》两部精彩剧目,用肢体的无限魅力展示文学史与美术史上这两座永恒的丰碑。

  今年是雕塑家罗丹逝世100周年纪念,由艾夫曼于2011年编创的芭蕾舞剧《罗丹》再度成为热门。法国艺术巨匠罗丹用黏土进行雕刻,而俄罗斯编舞家艾夫曼则用舞蹈雕刻身体,两位相距百年的艺术家,将用他们各自的艺术形式,进行一次遥相呼应、跨越时空的凝望。舞剧以罗丹及其爱徒、情人和灵感缪斯卡米耶·克洛岱尔为主题,讲述了他们传奇的生活和艺术创作历程。该剧最引人入胜的创意在于,将罗丹及克洛岱尔的众多雕塑作品的塑造过程以舞蹈化的方式呈现出来,将舞者柔韧的肢体化作泥胚,在舞台之上拉伸、扭曲、塑形,最终将那些伟大的雕塑以肉身进行复制,届时罗丹的《地狱之门》、《永恒的偶像》、《加莱义民》,克洛岱尔的《克洛索》、《华尔兹》等作品都将被巧妙呈现。

  艾夫曼表示:“如何用无拘无束且情感丰富的流畅舞姿,去诠释凝固在石头上的瞬间,正是我在编排这部新舞剧时,一直想努力达成的。”同时,该剧的音乐还集合了拉威尔、圣-桑、德彪西、马斯奈等作曲家的经典作品,被欧洲媒体称为“19世纪法国浪漫主义作曲家精选集”。

  在带来《罗丹》的同时,被中国观众熟悉的《安娜·卡列尼娜》也将再次演出。舞剧将重点放在了安娜、沃伦斯基与卡列宁三人的情感纠葛上,并创意性地使用了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作为配乐。同时在舞蹈中加入了很多意识流层面的表现形式,用芭蕾将安娜内心纠结、矛盾、痛苦的种种心理视觉化,仿佛将她脑海中的层层思绪摊开来呈现到舞台之上,展现出她对爱情的执著与热情,以及这种病态爱恋的毁灭性力量。艾夫曼说:“对我来说伟大的作品没有新旧之分,虽然是19世纪的题材,但是对当下而言仍具有现实意义。”俄罗斯戏剧学者波波尼基娜看过该剧后则盛赞其“不是简单地用肢体讲述故事,超越了情节的广度,与深刻的思想结合到一起”。(记者 伦兵)

[责任编辑:李昕]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