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首页 > 男人
广告服务
初一男生沉迷“王者荣耀“ 用母亲微信转账9千充值
2017-07-10 10:09:39    来源:中国青年网    查看评论   订阅中工手机报   下载中工云信

  日前,市民张女士发现儿子曾用自己的微信给他转账1000元,仔细询问儿子最终承认转账用于玩王者荣耀,查看儿子的游戏,发现账号已经是VIP8级,最终经过核对账目,她儿子一共转账9000多元钱。虽然腾讯在7月4日开始对未成年人登录游戏进行限制,但这些消费都是发生在这之前,张女士希望腾讯方面能够返还给她儿子在游戏方面的消费。王者荣耀因诸多小学生沉溺游戏,偷钱和脾气暴躁,腾讯在7月初出台防沉溺系统,但却被媒体纷纷报道,防不住。

  如果在网上搜索孩子偷父母钱的新闻,能搜出一大堆,而偷钱的原因,往往是两大类,一类就是玩游戏充值,另一类是给平台主播打赏。火爆的王者荣耀自然不能幸免,孩子偷钱已经成了这款游戏的罪名之一。张女士想要把钱要回来,因为这笔钱是她儿子盗用的。

  说实话,这件事如果划分责任的话,张女士的责任更大,因为孩子偷钱是她看管不严造成的。而那时候,腾讯公司还没有推出防沉溺系统,未成年人还是他们的客户,他们也没义务去调查未成年人玩游戏的钱从哪里来。不过对于企业来说,比明确的责任划分更重要的,还是口碑。在王者荣耀人人喊打的当下,拒绝退款只会让企业的口碑更差。这个道德压力很大。

  而且前些日子深圳正好发生了一件类似的新闻,6月14日,一则“深圳11岁男孩趁父母不在家,偷取父母银行卡和手机玩王者荣耀花光家中三万元积蓄”的消息引发关注。当日晚间,腾讯相关负责人回应表示,“虽然并无直接证据证明该账号发生的登陆和消费是由未成年人操作,但出于关怀,除少部分打赏给别人的款项以外,已经将近三万元退还”。既然有了先例,我想这一回也会照此办理吧。

  在上周的一篇评论里,我们谈到了王者荣耀让未成年人上瘾的问题,说到上瘾,王者荣耀并不特殊,有太多事物能够让人上瘾。而手机游戏上瘾之所以让人焦虑,可能是因为社会还没能来得及找到应对的办法。美国著名程序员保罗格雷厄姆就说过:我们尚未来得及发明抵御上瘾性新事物的社会抗体。“不妨看看那些上瘾性旧事物,像是香烟和酒精,经管漫长的时间,社会慢慢发展出了抵御它们的抗体,比如在危害健康上的宣传,比如对烟草公司昂贵的处罚,比如在广告方面的限制,比如对使用场合的限制,当然还有对未成年人的额外保护。当然我们也可以抱怨防不住,但也并不能因此而无所作为。

  这就必然牵扯到责任问题,成瘾类产品的边界是什么?谁应该负担起避免用户过度上瘾的责任?保罗·格雷厄姆认为责任更多是在消费者身上:“除非我们想成为新上瘾性产品牢笼里的金丝雀,以自身惨痛经历为未来的人提供经验教训,否则我们必须搞清楚自己要避免什么,以及如何避免。”沿着格雷厄姆的思路,那些未成年的消费者的责任,自然着落在他们的家长身上。防止未成年人成瘾,家长始终是第一责任人。

  那么开发者的责任在哪里呢?最近看了一篇李翔商业内参的文章,谈到了成瘾类产品的企业伦理问题。文章提到一本书叫做《成瘾》,作者针对开发商,提出了一个“操控模式”。作者认为,成瘾类产品的开发商都应该问自己两个问题,自己会用自己的产品吗?产品能提高用户的生活质量吗?

  如果开发者自己也会用,产品也能提高用户的生活质量,这样的产品当然没有任何道德压力,体育用品就属于这种产品。而如果一款产品开发者自己也不使用,产品也无法提升用户质量,这就是对用户的剥削利用,我想最极端的案例就是毒品。而大多数成瘾类产品应该介于这二者之间,也许没到负法律责任的地步,但道德压力是必然存在的。

  我想这就是腾讯推出防沉溺系统的原因,不管是出于自身的责任感还是受舆论所迫,这都是成瘾类产品所要付出的道德成本,香烟如此,酒精如此,手机游戏同样如此。娱乐是人的天性,但娱乐至死却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需要找到娱乐的边界,这对未成年人尤其重要。

  也许未来,人们会在制度上找到手机游戏合适的边界,就像几十年前人们给电影做了分级。

  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自律,用户的自律,以及开发者的自律。

  家长们都应该扪心自问,我真的花了足够的时间与孩子相处吗?成瘾类产品的开发者们也应该扪心自问,我的产品我自己使用吗?这产品能够提升用户的生活质量吗?

  本报评论员牛角

  “沉迷王者荣耀,尖子生中考考砸了。”“为玩王者荣耀,杭州一小学生偷8千多买手机还报假案。”“玩不了王者荣耀,13岁男生从4楼跳下。”……

  腾讯出品的一款游戏突然就从国民手游变身洪水猛兽。章颖(化名)记不清14岁的儿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这款游戏的,虽然她也看到过一些相关的负面报道,但她总觉得这种事离她乖巧懂事的儿子很远。

  直到7月8号,她才知道儿子从她的卡里转走了9000多元钱用于游戏充值,结结实实地当了一回“熊孩子”。

  第一次发现后她警告了孩子

  章颖的儿子阳阳(化名)今年14岁,目前在长春市某中学读初一,在她看来,儿子特别懂事乖巧。

  “平时给他的钱,也不乱花,有时跟我们要钱去买零食,剩下的钱一分不差还给我们。”章颖回忆说,“我和他父亲随手放在家里的钱,他也不会偷偷摸摸地去动。”

  正是因为这种信任,在她得知孩子玩王者荣耀时,自己也并未过多担心,只是提醒儿子,不要太贪玩,不要影响学习,“劳逸结合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放松。”

  只是之前有一次他父亲看他手机上和同学聊天记录中有“200,300,充值”等内容,章颖担心对儿子管教严厉的父亲打他,赶紧把手机拿了过去。

  “后来我问孩子,他说是用他的压岁钱在游戏上充值,我当时很严厉地警告他,到此为止,不许在游戏上再花钱了。”

  前段时间,章颖曾发现儿子的手机会在凌晨两点左右响起闹铃,她怀疑儿子是半夜起来偷偷玩游戏。

  “然后我把手机没收了,但因为孩子周末总要去上课,我们没时间照看,如果没有通讯工具,我们会很担心,又把手机还给了他。”章颖说。

  一堆转账记录震惊了她

  7月8日,章颖拿到了阳阳的期末考试成绩,全班30名左右,并不是特别理想。“当时我在上班,就用微信给他发了一个视频请求,孩子竟然把我拉黑了!”章颖非常惊讶。

  章颖感觉不妙,她查看了微信支付记录,竟然有一笔1000元的支出,发到了阳阳的微信号上。

  “他可能是怕我发现,删了转账记录,也把银行提醒的短信也删了。”章颖说,“我家做点生意,平时和客户总用微信转账,可能是孩子无意中看到了我的支付密码。”

  感觉事态严重的章颖立刻赶回家中,一番严厉追问下,阳阳承认了曾经多次用妈妈的银行卡转账。最开始阳阳说充值了2000多元,但因为自己不懂游戏,章颖找来了自己的一名上大学的晚辈,他看到阳阳的王者荣耀帐号已经达到VIP8级。

  “他懂游戏,这肯定不是充值2000元就能达到的级别。”章颖说,“最终他又承认了多次用我的微信转账,甚至还用我的微信转账到他奶奶的微信上,然后又从他奶奶的微信转账给他,总共充值金额为9000多元。”

  根据交易记录,章颖发现除了一些零散的,阳阳转账主要发生在6月16日、17日、18日、19日、20日、23日、28日。“有一次是2000块,其余的是1000块钱。”

  因为没能及时发现孩子的动向,章颖很自责。“我就是太相信他了,万万没想到他能做出这样的事,当时我听说之后,脑子都蒙了,差点没昏过去。”

1 2 共2页

[责任编辑:李昕]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