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首页 > 女人
广告服务
90后姑娘成世界第一剪:一个技校生的完美逆袭
2017-07-20 11:27:52    来源:人民日报    查看评论   订阅中工手机报   下载中工云信

  6月初,在上海、苏州举行的中国国际技能大赛上,重庆集训基地学员王芹获美发项目组冠军。“这次的好成绩,为我们今年出征世界技能大赛树了很大的信心。”集训队的教练聂凤颇感欣慰。

  其实,今年才24岁的重庆姑娘聂凤比自己所带的学员大不了多少。两年前,她也是技能大赛赛场上的一名选手。2015年在巴西,聂凤一举夺得第四十三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发设计行业冠军,成为“世界第一剪”,不仅代表国家实现了该项大赛金牌零的突破,还成为亚洲参赛国家65年来第一个世界冠军。2016年,聂凤在重庆五一技师学院被破格评为副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总有些人觉得美发师就是洗剪吹,上技校只是因为高考成绩差。”面对部分人的刻板印象,聂凤选择凭真本事证明自己,用实打实的成功,诠释一名技校生、“工匠人”的完美“逆袭”。

  处在十字路口的人生选择

  ——“读书当不上‘尖子’,学技术也能成第一”

  “我做美发师纯粹是出于兴趣。”和很多小伙伴一样,聂凤从小也是个“电视迷”。“初中毕业时,我迷上了央视的一档造型节目,每期必‘追’。节目里的发型师可以把头发做得那么好看,实在太‘酷’了!”

  就这样,做美发师的想法在聂凤的心里慢慢发了芽。“我中学学习成绩一般,靠读书确实很难超越别人、有所成就,想着能不能去学美发造型、另辟蹊径。”可聂凤一向父母透露这个想法,就遭到了反对。“就像不少人想的那样,父母觉得学美发就是做洗头小妹,哪有读书有前途。可我有自己的坚持。”提及往事,聂凤的言语间依旧透着小小的倔强。最终,父母尊重了她的选择。

  一开始,聂凤只能在理发店里做个普通的“洗头妹”。“那时候每天要洗三四十个头。”聂凤回忆道,“虽然能打下一定的基本功,但还是觉得在普通的理发店里没法学到我真正想学的东西。”此后,除了在店里洗头,聂凤每日又多了一项任务——四处搜罗重庆美发大师的信息。“就是靠着这个‘笨’办法,才找到了我师父何先泽。”聂凤笑道。

  在美发界,何先泽可算得上是个“奇人”:2008年“全国技术能手”、2010年“中国美发大师”“重庆劳模”、全国首个拿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美发专家……同时,他还是重庆五一技师学院美发与形象设计专业的老师。聂凤认定,“想学真本事就得跟着何先泽这样的大师”,便直接跑到他的工作室要“拜师学艺”。望着眼前这个有些冒失又无比真诚的小姑娘,何先泽心生赞赏:“到我们学校踏踏实实从头开始学美发,如何?”“没问题!”聂凤的回答,甚是爽利。

  重回校园的聂凤,收起过去在学校里贪玩的毛病,全身心投入到造型美发的学习中。“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必须下苦力走好。”聂凤说,为了尽快提升自己的能力,除了上课,她还在老师的工作室里进行封闭训练。“每天至少练习、操作12个小时,一年到头基本上没休息过。”

  苦练出真功夫。很快,聂凤就在何先泽众弟子中脱颖而出,并入选国家队备战世界技能大赛。“读书的时候没当上‘尖子’,没想到学技术的时候竟有机会成为第一。看来,这条路我还真是选对了!”

  “世界第一剪”是怎样炼成的

  ——“不是在比赛,就是在准备比赛”

  2015年的巴西赛场上,聂凤“一战成名”,无数镁光灯聚焦在她身上,一时间成了万众瞩目的话题人物。可在此之前,她曾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与黯淡。

  世界技能大赛是最高层级的世界性职业技能赛事,被誉为“世界技能奥林匹克”,其竞技水平代表了各领域职业技能发展的世界先进水平。每届比赛,每个国家只能派出一名选手参加一个项目,参赛机会十分宝贵。“跟游戏里‘打怪升级’差不多,大部分人在前面就倒下了,能坚持到最后和终极大Boss对决的,只有一个人。”

  然而,现实比游戏要残酷、艰苦得多。“17岁起,我不是在比赛,就是在准备比赛。大大小小的比赛经历过30来场,最多的,就是‘淘汰赛’。”“淘汰赛”在入学时的班级里就开始了,随后是年级、学校、省市选拔。国内每个省市再挑出两名选手参加全国选拔赛,选取10名进入国家队。一个半月后,留下5个;再训练一个半月,留下2个;最后决定参加比赛的唯一选手。

  为了在比赛中发挥出最佳状态,聂凤比初学时更加努力。从早上7点开始,到晚上10点结束,除了专业训练,每日还有近两个小时的体能锻炼。备战期间,聂凤每天练习的头模至少3个,一年能剪掉两三千个头模。“虽然把能用来训练的时间都用起来了,但对手实力太强,我还是当了两届‘世赛’的‘陪练’。”聂凤显得有些无奈。

  2011年,中国第一次参加世界技能大赛,聂凤以全国前五的成绩入选国家队,但在最终的集训阶段被淘汰;2013年,第四十二届大赛,聂凤在全国选拔赛中拔得头筹,本以为胜券在握,却在最后阶段滑落至第三名;到了2015年,面对第四十三届大赛的选拔,聂凤倍感压力:“世界技能大赛对参赛选手有年龄限制,一般要在22岁以下。这次比赛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虽然这回在最初的选拔赛中聂凤只排在第四,但她吸取了上届比赛的教训,迅速调整好心态,终于在这次赢得了世界技能大赛的“入场券”。

  常年高强度训练,聂凤的身体也受了一些影响:颈部脊椎有些弯曲,头部微倾,手背和手臂上的肌肉也凸了起来。“剪个头而已,至于把自己累成这样吗?”一开始,身边的很多人都对她的“拼命”表示不解;而当荣誉向这小姑娘纷至沓来时,又有人觉得不可思议:“当教授、拿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不都是专家学者这些高大上的人物吗?一个剪头发的,不可能吧!”聂凤坦言,抛开少数人的质疑不管,最欣慰的是,学生们在她身上看到了未来发展的前景和希望。“他们中的很多人现在愿意把美发造型当作一项事业去追求,这会为整个行业注入一股‘新生命’。”

  “过去,由于社会观念、薪酬待遇等因素,人们对职业教育的认同感不高。随着整个社会对‘工匠精神’的不断追求和崇尚,人们的就业观念已经慢慢有所改变。”重庆五一技师学院校长朱泉表示。

1 2 共2页

[责任编辑:李昕]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