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首页 > 教育
广告服务
“给高校放权”是职称改革关键一步
2017-08-09 08:45:32    来源:中国妇女报    查看评论   订阅中工手机报   下载中工云信

  教育部办公厅日前印发《教育部人才工作领导小组2017年工作要点》,将向用人主体放权,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直接下放至高校作为今年工作要点之一。另据教育部等五部委印发的《关于深化高等教育领域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若干意见》,高校要将师德表现作为评聘的首要条件,提高教学业绩在评聘中的比重。(8月7日《重庆晨报》)

  将教师职称的评审权下放到高校,表明教育行政部门向简政放权迈出了关键一步。今后,教育行政部门不再管理高校的微观事务,诸如职称评审等,将赋予高校更多更充分的自主权。再者,从某种意义上讲,将教师职称评审权下放到高校,是职称评审“去行政化”的具体体现。特别是,今后高校将师德表现作为评聘的首要条件,提高教学业绩在评聘中的比重,彰显了职称评聘“以德为先”。

  如今在一些高校,教学不如搞科研,搞科研不如写论文,已成为一种潜规则。“学术GDP”不仅主宰着职称评审,而且左右着高等教育的价值取向和利益分配。特别是在狂热追求“学术GDP”的背后,凸显出的是教学边缘化、学术功利化和高校行政化,“重科研、轻教学”现象越是名校越是突出,并形成了恶性循环。比如,教师从事教学,只是在挣应得的那份工资;从事学术研究,不仅可以争得巨额的科研资金,而且易出成果,可以获取丰厚的经济回报,并在职称晋升中占主导地位。尤其是带“长”字的教授,均具有双重身份,既是某个科研领域的带头人,又是高校的行政官员,获利颇丰。

  再看高校职称评审。教学成果短期内无法出数字政绩,从而在考核中被弱化甚至忽略,申请多少项目、发表多少论文、获得多少经费等成为主要指标,导致越来越多的教师变成科研的“打工仔”,越来越脱离教师教学的本位,也脱离了大学育人的本质。更为严重的是,量化的数字指标所带来的焦虑可能会使一些教师冒险在数字上造假,甚至剽窃学术论文,不惜恶化高等教育的生态环境。

  可见,给高校放权仅是职称评聘改革第一步。关键是,高校应摒弃对“学术GDP”的盲目崇拜,改进考核方法,建立综合评价体系。比如,学术和教学,只是考核的一个方面,不再具备决定一个教师职称晋升的压倒性重要性。德才兼备是理想的晋升标准,且“德”应在“才”之先。为师者不必是“学术专家”,但必须授业解惑。在高校去行政化已成为教育改革方向的当下,只有让教学的归教学,学术的归学术,行政的归行政,才能让教师回归教书育人和学术研究并重的本位。(张西流)

[责任编辑:李昕]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