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首页 > 摄影
广告服务
旧书业“换一种活法”
2017-03-07 08:52:19    来源:文汇报    查看评论   订阅中工手机报   下载中工云信

依托互联网,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旧书经营者——

旧书业“换一种活法”

  初春二月乍暖还寒的一个下午,上海博古斋首席古旧书刊标价师陈克希刚回到办公室,倒上茶,小啜一口喘口气,还在为刚刚发生的事情万分庆幸的同时又好气好笑。原来当天下午有人送来的一套六本的碑拓被他鉴定为民国时期洋人所做的珂罗版。连陈克希自己都感叹这做假做得很是高明,要不是他最终辨出了上面的墨色介于乌金拓和蝉翼拓之间,兴许就看走了眼。可对方满脸不高兴,觉得自己父辈传下的好东西被人低估了:“我在网上查过了,一模一样的图片,就是这个价。”

  “在网上查过了”这个短句成了陈克希近年来收购旧书时常常听到的口头禅,成了许多前来鉴定的人的“金钟罩铁布衫”,好似罩上了就能在市场上所向披靡一般。也让这位1979年就入了古旧书业的老法师感慨互联网上旧书业品相鉴定的混乱现状:“内不内行都能插一脚,添了多少麻烦。”同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对旧行业的冲击更多却是“盘活了市场”。

  瑕不掩瑜,互联网的存在,在很多从业者看来,重新点亮了古旧书业。

  互联网拯救旧书业

  王小学是个旧书商,他最近一次在文庙书市里转悠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还拍了张照片发在朋友圈里嗔怪“文庙的好东西越来越少了”。这在他的书友们看来是见仁见智,但他所说文庙内摊位少确是事实。加之文庙附近已不让摆摊,那这些摊主该怎么办?网上买卖呗。王小学在孔夫子旧书网上的“王小学书店”在上海地区排名已经攀升到了第二十一位,这是他从2009年注册八年来用心经营的成果。最近他得空算了算,去年网上书店的营业额一百二十多万元,利润大概有二三十万元。“这不算多,今年要更努力,孔网上别的店铺年收入都有五六十万呢。”

  谁曾料想,在美国的连锁书店已被电商挤压到濒临倒闭的今日,大洋彼岸的此处,互联网这头猛虎却给了旧书业喘息的机会。上海博古斋执行董事胡建强哀叹过这个城市旧书店的消失,但也深信这个行业不会就此消亡:“旧书店没有了,这个城市就完了。因为旧书店是一座城市文脉的传承与延续。”他说得没错,只是旧书店和那些相伴左右的人们如今都躲进了互联网这处“避风港”。

  互联网提供的岂止是喘息的机会,简直可以说是拯救了旧书业,使其重新焕发了生命力。实体旧书店被挤到边缘,于是网上售卖旧书成了当前旧书业最大的出路。现今国内的网上旧书业主体主要有三类:一类是综合性电商,其中有部分商铺从事二手书交易,如淘宝网;二是综合性网上书店,这些书店专门从事新旧图书、期刊等的网上交易,如有路网等;三是专门从事古旧书交易的网站,如孔夫子旧书网。这之中,尤其以孔夫子旧书网表现最为突出,据网站创始人孙雨田介绍,网站每天访问的独立IP超过三十五万人,每日网页浏览量超过三百六十万次。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孔夫子旧书网在中国古旧书网络交易市场占有份额达九成以上,基本处于垄断地位,是名副其实的全球最大的中文旧书交易网站。

  1996年的大学暑假,孙雨田靠着在古旧书店整理旧书挣得了人生的第一份工钱:十块。

  2002年的5月1日,计算机专业的他在北京写下了“孔夫子旧书网”的第一行代码,半年内,每天五十次的访问量中有三十次还是自己点击的。

  打工让他体会到了旧书查找、整理的困难,穷学生的身份则让他被心仪的图书和囊中羞涩间的反差刺激着,正是这些简单到近乎单纯的动机,促使他搭建了一个最初只是想为校园二手书服务的平台。那时候的他无法预知,他创造的这个平台日后将从这堆故纸中挖出一年五个多亿的交易额。但在这个新旧事物交错的空间里摸爬滚打了十五个年头后,孙雨田渐渐明白,这五个多亿并非凭空入市,背后承载着整个旧书业沉甸甸的历史……

  旧书业的好时光

  要一窥整个旧书产业“最好的时光”,我们可以观照上海旧书业的发展史。而上海旧书市场的由来,与北京更是密不可分。

  清初顺治年间,京城外城西部的琉璃厂,聚集了众多官员和赶考的书生。

  榜上有名的书生想卖掉不用的旧书,落榜的子弟则是继续求一本好书以期来年高中。二手书里有时还夹杂着一些古籍珍本被明眼人相中。有心人从中寻到了生意经,各地的书商们开始纷纷在这里设摊、建室,一些周边诸如河北地区的小孩来到北京城里参与了书店的发展经营,自是一种营生。从此以后,寻一本旧书,找一件古物,笔墨纸砚、古玩字画,琉璃厂变得好不热闹。

  1843年(清道光二十三年),上海正式开埠。以英国传教士麦都思为代表的一群外国人,来上海创办了墨海书馆,他们的出版机构带来了新的印刷设备、新的技术和新的生产方式,中国出版现代化正式从上海起步。上海棋盘街(今河南中路)逐渐书店林立。自此,凡大书局必于此设立营业窗口,书店越开越多,后来延伸到了为今人所知的福州路文化街。

  随后上海的新书店开始往北京发展,与此同时北京琉璃厂的旧书商们为了生存发展到上海开了分店。相比北京,上海的旧书古籍善本较少,但这座出版业的中心城市却在旧书业中拓展出了旧杂志和绝版旧平装书籍的天地。几个因素加成在一起,使得两地之间形成了有趣的互补。挤不进租金贵、成本高、满是新书的福州路,旧书商们聚集在了附近的汉口路(旧称三马路),点多成市。旧书店多是小本经营,这些肚子里有点墨水的悠闲之人只求简单营生,吃茶吹牛成了做生意的日常,最后倒也成就了三马路的另一番景象。

  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是仅次于北京的古旧书集散地。大大小小的旧书店、旧书摊散布在上海市的大街小巷,尤以上文提到的汉口路、福州路以及昭通路一带为代表。很多古旧书店的从业人员中的佼佼者,在长年累月的觅书、购书、售书过程中,甚至成为了精通古籍目录学、版本学的专家。新中国建立以后,据1956年的资料统计,当时上海共有私营古旧书店五十六家,私营或者个体旧书摊二百四十八个,街头巷道,几无处不在。

1 2 共2页

[责任编辑:李昕]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