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工维权 > 正文

职工绩效考核不合格 用人单位可以依法辞退

http://www.workercn.cn   2021-04-14 15:19:38   来源:中工网   

  2012年11月12日,曹某与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2017年5月24日,某公司对曹某进行了职业健康检查,结果为未发现疑似职业病情况。2017年7月,曹某岗位变更为非接触职业病危害岗位。2017年,曹某的中期绩效跟踪,被认定为需要改进,即不胜任工作,某公司多次对其进行培训、辅导,但其仍不能胜任工作。公司将解除合同的理由通知工会,在征求工会意后,2018年1月8日,某公司通知曹某于2018年1月12日解除劳动关系。

  经过劳动仲裁程序,曹某向一审法院请求判令某公司支付加班费18964.2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31751.4元等。

  一审:解除劳动合同合法 但应支付代通知金

  关于加班费。一审认为,曹某在某公司建立劳动关系期间加班,某公司应支付曹某加班费。曹某2013年、2014年加班费共计3621元,某公司应支付曹某加班工资。曹某已支取2015年加班费2065元,故某公司不应再支付曹某2015年加班费。

  关于劳动合同解除。一审认为,曹某要求某公司支付一个月的解除劳动关系代通知金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数额应为5790元。某公司2017年5月24日已对曹某进行职业健康检查,未发现疑似职业病情况。因曹某2017年度绩效考核不能胜任工作,某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为依法解除,曹某要求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曹某已支取2017年度奖金2895元,曹某要求某公司支付2017年奖金18000元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对曹某该项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邢台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冀0521民初530号民事判决书,一审判决:某公司支付曹某加班费、解除劳动关系代通知金共计9411元。二、驳回曹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审;职工否认绩效考核 未获法院支持

  某公司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书,并依法改判不支付曹某加班费3621元。某公司称,曹某自2012年11月12日至2014年3月2日实行的是标准工时制;自2014年3月3日至今,某公司经邢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审批,已对曹某的工作岗位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故自2014年3月3日后,不应再支付曹某的加班费。

  曹某上诉请求改判支持曹某的一审诉讼请求。曹某称,其工作岗位为维修计划员。2012年11月22日,某公司出具劳动合同职业病危害因素告知书。解除合同前。某公司未告知曹某考核依据、考核程序和考核结果。曹某未收到过因不能胜任工作需要培训的通知。也未参加过不能胜任工作的培训,解除合同时,某公司未通知曹某进行离岗前职业键康检查。某公司未提交认定曹某不能胜任工作的劳动制度,未提交职工代表大会讨论、与职工代表协商及向职工公示劳动制度的记录。劳动合同履行期间。某公司未支付曹某2013年至2015年11天加班费、2017年3.5天年休假加班费。

  二审法院认为,某公司根据公司绩效管理的有关规定,认定曹某在相关的专业技能、工作态度、合作协调能力等方面需要改进,公司对其制定绩效改进计划,安排对其培训,经培训后公司认为曹某仍不能达到公司要求,将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通知工会,并将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通知工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二项的规定,某公司与曹某解除劳动合同,程序合法,不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因此,曹某要求某公司支付两倍赔偿金的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认定某公司支付曹某2013年、2014年加班费共计3621元并无不当。

  2018年11月15日,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冀05民终2823号民事判决书,二审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经过培训仍不合格 辞退职工不违法

  曹某因不服二审判决,向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曹某主要称:一是,认定某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合法的事实证据不足。其主要依据是:2017年5月份改进计划、职业培训记录、2017年年终考核结果等,均不能证明某公司的劳动制度合法及曹某不能胜任工作;某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时,未通知曹某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第42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18号与本案事实类似,审理时应当参考。

  省法院经审查认为,某公司提交2017年5月27日绩效改进计划,曹某对该绩效计划真实性没有异议。该计划内容显示,曹某在岗位技能、工作能力及部门服务意识等方面均需要改进,并为其安排相应培训。某公司提交的培训记录亦能证明曹某按照计划参加了公司组织的培训学习,但2017年年终考核评估结果,曹某仍为尚需改进。某公司解除与曹某劳动合同,不违反法律规定。两审法院未支持曹某主张某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无不当。因曹某已于2017年5月进行职业健康检查,未发现患有职业病情况,且同年7月曹某岗位已变更为非接触职业病危害岗位,故曹某主张离岗前未进行职业健康检查违反法律规定的理由,不能成立。

  2019年6月20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民申429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如下:驳回曹某的再审申请。(据《河北工人报》报道 河北工人报记者周斐)

[责任编辑:石婷钰]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